loader

大陸表演狂熱之火正延燒 機會所在 鼓勵年輕人 練功是必須

Foto
走過刻苦自勵的歲月,金士傑把名利看得很淡,他說:「我並不覺得身無分文是一件不好的事,我曾經信仰沒錢萬歲,幾乎都要以此為傲了,我唯一的憂慮,就是家裡爸爸媽媽,我此生無以為報。」

金士傑也曾有過電影夢,當年北上,其實原本是想當「黑澤明」,想要寫劇本、拍電影,「後來我發現拍電影是一件很花錢的事,我沒有錢,但舞台劇不用花那麼多錢,街坊巷弄都可以是劇場。」

金士傑說,活在這個世界上,只要願意做事的人,就不可能會餓死,「年輕時我很常告訴自己,沒錢了再去賺就好,我的頭腦又不笨,我只是還沒開始賺錢罷了,但不會真的餓死。」

回想蘭陵劇坊和一群好友們練功的時光,「當年的蘭陵,可說是臥虎藏龍,包含了文學、戲劇、電影等各路好手,這些人在當時只要有舞台,站上去馬上可以名振天下,但大家為什麼願意把時間耗在練功上呢?現在回想起來,那段別人看來像是浪費時間的一年半,在我們身上累積了無窮的力量,讓我們後來可以真正發揮自己的力量。」

近年往返於兩岸演舞台劇、拍電影,金士傑對當地的藝文環境也有所觀察,金士傑說,中國大陸近年對於表演藝術、流行文化等相關事務,有一股狂熱之火正在延燒著,「你可以想像有上億粉絲,到處熱血沸騰地漏夜排隊,他們對文化藝術非常飢餓,這是一種現象,也是機會所在。」

金士傑鼓勵有志到對岸發展的年輕人,「練功是必須的,也要懂得等待機緣,同時也要稍微注意兩岸不同的文化差異,理解兩邊的處境、慣用語、生活習慣,還有歷史文化背景等,但最重要的還是表演本身,要如何能帶給別人深刻的表演,這是主要重點努力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