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新工商時報即將上線了

小英總統所應許的春秋大夢

Foto

根據媒體報導,蔡總統認為經濟事務和環保、社福等議題,並不全然具有對立性,例如長照、醫療等服務;在未來,長照需求對於服務業的演變和發展很重要,因為它既有社會福利的性質,也是新興產業。小英總統進一步闡述:當政府決心拉抬社會服務業的工資時,還可以刺激和解決長年的低薪問題。

 時逢歲末年初,實質薪資已然倒退20年,民怨自是久久不退;尤有甚者,勞團反對一例一休的修法行動,正如潮水般四處溢散。從主計總處新近公布的人力運用調查報告,當中更顯示非典型就業人數已經超過80萬人,約及於一般受薪者的一成。當小英總統說:將讓長照從業人員的薪資,不低於3.2萬元;衛福部旋即加碼,宣稱可以提增到每月4萬元的高薪資。

 小英以總統之尊有這樣的年節希望,既符合社會殷盼又能帶動兩黨歧見的融合。以國家力量和保險概念預支老年照護的消費,除了帶動該業的薪資外,更要思考如何能提高長照業的勞力素質與價值的深化,以及創匯和輸出能力。只是蔡總統充滿善意的發言,除了時機敏感之外;這樣明確的薪資金額,以及長照政策等於為公部門服務定調,其整體的衝擊影響與可行性,是否經過深思熟慮呢?首先,蔡總統於同場發表基本月薪逐步調整到3萬元;這個金額適巧呼應國民黨籍候選人,朱立倫先生於2016年的競選政見。正當一例一休的修法所引燃的戰火未歇,在這看似頗具高度的政策性談話背後,其原委與盤算格外引人好奇。

 其次,非典型就業者的定義,包括:部分工時、臨時性僱用以及人力派遣等三大類項。盛行於日本經濟衰退之後的派遣業,早早在台灣被引進、推廣;即便在高捷暴動案當中,關於外勞管理的不法行事,讓美國國會注意到台灣的隱形常規,那就是侵犯勞動者的人權和生產價值。

 最後,日本的經驗顯示,非典型就業者即使長年付出數倍高的心力,也無法取得正職的機會。非典型就業者的薪資偏低,工時和工作場合更不確定;遑論是去取得訓練養成、公平機會,以及投入所學的職涯成就感。在本次的人力運用調查中,也發現非典型就業者並非全然出於意願;而是因為找不到全時或專職工作,才不得不屈就於此類安排。

 非典型就業人數持續升高,正反映出就業市場的惡化;究其實,仰賴派遣業的人力提供,顯示企業管理能量與經營積極性,都在下降。當兩黨政治走向民粹化和纏鬥不休時,如此的經商環境既留不住本國廠商,也吸引不了外來投資;終而,更用不上優質人才。台灣實質薪資的長年倒退,理所必然;在雞生蛋、蛋生雞的惡劣循環之下,終而淪為口號治國的病態現象。當蔡總統將長照人力薪資,視同產業比對的基準與正向刺激,藉此之舉,可以逐步提升國人薪資;但其思維背後的政策規劃與對現況的了解,恐怕還得做好傾聽探索和審慎評估的。

 有議論主張要依照公司法的精神,要求上市櫃企業組織薪酬委員會,好加強勞資對話與薪資透明度。考諸薪酬委員會的法源,只是有爪無牙的組合;與其虛張聲勢,還不如由政府建立企業清冊,並能透過稅籍資料與員工訪查,予以詳實追蹤。如此一來,方能明確勞資協商進度與效應,除了強化企業經營者的管理承擔;在未來,更應責成其做到人才養成和福禍共享的公允機制。

 關於起薪3萬元的公開許諾,相信小英總統不是基於推動長照的政治算計;而要讓社會掌握其政策思維與立論,在經濟議題與社會追求的優先順位上,建立起全民共識。

 然而勞資互動,如果從環保、公安的提升以及建立遵法機制;先有「良好企業」的決心與觀念,遠比直接談錢爭利,更具有包容性,也才能帶動轉型升級與員工參與改造的積極意願來。

 一起祝願,讓青年人找到人生志趣與理想的工作報酬;展望台海時局,未來一定要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