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又見資本帳惹禍

Foto
阿根廷於5月中旬向IMF尋求金援,以償付即將到期的外債。此消息一出,迅即引發各界對阿根廷是否又將爆發貨幣危機(貶值)與主權債務危機之疑懼。在此同時,委內瑞拉與土耳其亦飽受通膨失控與貨幣貶值困擾,頓時金融危機之烏雲,似乎在全球金融市場的上空快速密佈。

 自1970年代以來,各類金融危機在全球頻繁發生。根據IMF2008年之一篇報告,在1970-2007的28年期間,全球發生過124次銀行危機、208次貨幣危機與63次主權債務危機,其中兩種、三種危機共伴發生者各有42次與10次。在2007年之後接續爆發的,又有2007年美國的次級房貸風暴、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以及2010年的歐債危機等對全球經濟產生重大衝擊的金融危機。

 資本帳過早開放導致拉丁美洲金融危機頻生

 以地區分,金融危機發生頻率最高的,首推拉丁美洲。中南美地區由於民族性較為浪漫、政府治理與財政管理能力欠佳、民眾與政府對舉債消費或投資習以為常,加以產業結構不良,故政府財政與國際收支的經常帳時常出現赤字,這些赤字多賴對外舉債予以彌補。

 此外,不少中南美洲國家早在1970年代即開始開放資本帳,容許資金自由進出。當時,不少畢業自芝加哥大學的中南美經濟學者,受到該校自由經濟思潮之薰陶,返國後「學以致用」,大力推動經濟自由化,包括企業私有化、減少政府管制、建立自由市場經濟、貿易自由化、金融自由化,以及資金自由移動等。這些經濟自由化的倡議及改革者,當時被暱稱為Chicago Boys。

 在這些自由化改革中,開放資金自由移動打開了國內對外舉債,以及外國資金流入從事投機套利的大門。因此,這些國家的經常帳逆差,平常得以由國外貸款以及短期資金流入所形成的資本帳盈餘予以挹注,求得國際收支的大致平衡。唯政府財政赤字與經常帳逆差若長期仰賴外債與短期外資融通,外債累積越來越多,一旦無法清償,或是短期外資反向大量流出,該國即會爆發主權債務危機,或是國際收支赤字引發的貨幣貶值危機。

 因此,拉丁美洲在1970年代所推動的經濟金融自由化,多因導致金融動盪與金融危機而受挫。一些國際知名經濟學者,於1980年代對拉丁美洲國家經濟金融自由化何以失敗進行研討,多認為關鍵之一是這些國家過早推動資本自由移動,故而主張經濟自由化應講求順序與步調,且都認為資本帳的自由化,尤其是開放短期資金的自由移動,應該審慎進行,將之列為自由化的最後項目。

 殷鑑未能攻錯

 可惜這些主張並未受到學術界與實務界的重視,新興經濟體亦未將拉丁美洲國家1970年代的失敗經驗引為殷鑑。自1980年代起,在金融自由化的浪潮下,許多新興經濟體為了發展國內的金融市場,或是受到先進國家的鼓吹或壓力之影響,多主動或被動地推動金融自由化,解除外匯管制,開放國內金融市場與向外借款,並容許資金的跨境流動。

 甚至拉丁美洲國家,也未從自身過去的失敗經驗中學得教訓,屢屢重蹈覆轍,以致類似的主權債務危機與貨幣危機反覆發生。以阿根廷為例,自1816年獨立建國迄2017年,即已爆發過8次外債危機。這次之所以再次發生危機,即因其政府與企業仍習於對外舉債,其中以外幣計價的債務約佔64%;在2017底累積發行的美元債務高達2570億美元,已超出其償還的能力。在各界對其還債能力漸失信心之情況下,資金逐漸流出,外匯存底隨而下降,貨幣亦趨貶值,在過去一年貶值幅度已逾5成。

 英美兩國自1980年代起鼓吹經濟自由化,全球在金融自由化與國際化的浪潮下,資金的跨國移動越來越容易,規模也越來越大。資金的跨國移動雖有正面的效益,但對全球的經濟與金融穩定也形成了極大的威脅。尤其是經濟與金融體制尚未成熟、總體經濟並不健全的新興經濟體,極易因短期資金的大量進出,而在金融與匯率穩定方面受到重大的衝擊。許多新興經濟體所爆發的貨幣貶值危機與主權債務危機,多與此有關。馬來西亞與印尼即因對資本流動大幅開放,以致在1997年的東亞金融風暴中受傷慘重。甚至先進國家也難以免於受到資金自由進出的干擾,歐債危機即是一例。

 開放資本帳須有配套

 欲享受資本帳開放之利,但免除短期資金進出對金融與匯率穩定之衝擊,學者專家多建議當事國在開放之前,應先健全自己的金融體制、強化金融市場的價格機制、充實中央銀行因應資金進出、穩定金融的能力、儲備充足的外匯存底,並健全金融法制與監理。在開放之後,在總體經濟政策上,則須維持穩健之作法,包括控制財政赤字、維持貿易收支的大致平衡、避免累積太多短期外債,以及避免高估貨幣的對外幣值等。爆發貨幣危機或主權債務危機的國家,多是因未具備上述前提要件,過早開放資本帳,或是在開放之後,未能維持總體經濟政策之穩健所致。

 中國大陸審慎開放資本帳是明智的作法

 中國大陸近十年積極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目前在各方面都已有相當進展,唯獨在開放短期資金的進出方面進度緩慢,以致拖延了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人民銀行充分意識到大陸目前尚未具備上述開放短期資金進出的各項前提要件,故對開放短期資金進出採取相當審慎的態度,甚至不惜延宕人民幣國際化達成的時程。

 大陸在2017年11月基於對金融穩定的重視,且成立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主任由副總理擔任,統籌協調金融穩定、發展與監理之重大問題,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發生。此種審慎之作法,值得稱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