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搭優步有感

Foto
一個多月前,過人行道號誌變化時,被一輛摩托車搶快撞倒翻滾在地。雖無外傷,卻因內出血引發蜂窩性組織炎、脊椎滑脫不良於行。回醫院複診時,一度被交通部認定違法、去年獲准重返市場的Uber「優步」,不但解決我的交通難題,也讓我身歷其境體驗高品質資訊與科技併流的「新經濟」。

 發現Uber的優點,是去年9月越南胡志明市。同行友人手機載有國際通用的Uber App,只見他把要去的地址輸入,過沒多久就有預定車號的私家車停到跟前。到達目的地時,不用付現,直接從信用卡支付。即使不會越南語,也如期到達目的地,不用擔心計程車欺生-外國旅客人生地不熟繞路、或是安全等,極為方便。今年5月去舊金山搭機回台時,友人不方便送行,替我叫了Uber,來的竟然是一輛賓士私家車,車主平日工作為室內設計、公餘賺外快。不論胡志明市或是舊金山,都有一個共同現象,價格都比當地計程車有競爭性。

 6月要從松山機場去上海,家在巷弄內,拖著行李到街口招呼計程車不方便,向一位經常搭計程車的友人詢問計程車叫車電話,她告知「別搭小黃、搭Uber」。並教導如何下載Uber App,而且是中文(優步),一目了然。

 出國當天,就在家門口啟用手機設定的Uber App;目的地輸入松山機場,隨即就出現費用(即時報價),按完成後、就出現車號、確定上車地點、及車到時間。大約5分鐘就看到預定車牌號碼(首位英文字母為R、代表租賃車牌)停到門口。司機很有禮貌、車輛狀況都比一般小黃要好、而且乾淨。最棒的是我不用拖著行李到巷口招呼計程車。

 這回車禍腿傷到醫院回診,得用拐杖助行,家人不開車,這下可好必須到巷口找小黃,但是寸步難行。正在琢磨交通工具時,念頭閃出「何不試Uber?」主意一定,隨即行動。很快的一輛私家車停在門口,客氣的司機耐心的招呼我緩緩的坐定。

 不曉得是否因家在市內,Uber來車通常都在3~5分鐘就會到達。因為家住四樓、沒電梯,又行動不便,總會在訂好車後在手機上輸入「因行走不便、下樓費時、請稍等」等字樣,旋即收到來車司機「好的」或「我到達了,慢慢來」的回應字眼。

 Uber司機是台灣經濟社會變遷的反映

 最有趣的是車行過程中與司機對話。多位司機彙總,很快就可以編織出台北經濟社會變遷地圖。有一位在電子業採購職位工作30年退休的女性司機,退休前月薪6萬5,因為公司更希望同樣的職位僱請學歷高、待遇低的年輕人,再加上父母年邁、雖然離強制退休還有幾年,毅然決定提前退休、轉戰Uber。「開車收入加上勞保月退,時間自由可以照顧雙親,」她輕鬆的分享。

 一位32歲年輕司機,原來在餐飲業服務,月薪水2~3萬元,結婚成家,有1歲、5歲兩個小孩,得賺錢養家。駕駛Uber收入比在餐飲業工作好──每天開12個小時、扣除車子租金、油資,一個月收入可以超過5萬元,離家近時還可以回家用餐。

 一位年長司機開Uber 2個月,在這之前是遊覽車司機。請他評評那一個工作好?他毫不考慮的說,「這兩年陸客驟減,大型遊覽車幾乎沒有工作,Uber好太多。」我說,「根據國際統計,中國已超越美國,為世界第一大旅遊客源國,對全球國際旅遊的貢獻率超過10%,各國都非常重視中國觀光客,台灣因政治因素是唯一敢對陸客說不的國家。」這位司機一聽大樂,即刻說,辛苦了一天載到我真開心,「這個政府只會選舉、只會做官。年底大選,他們就知道了。」

 還有一位年輕司機,原本為公車駕駛,轉戰Uber,是「因為開公車太危險,不知什麼時候摩托車鑽出來、緊急煞車、車上乘客一個受傷,就有客訴;麻煩太大了。」

 還有經營廚具、餐飲服務生意的,都因為近年來經濟下滑、業務萎縮,駕駛Uber作為增加收入的來源。

 問如何加入Uber?只要有良民證、無酒駕肇事記錄,車輛自備;通常第二天就可以拿到准證。目前台北、台中、高雄三地皆有Uber行車體系。

 搭乘Uber CP值高

 台北Uber司機專職居多、態度都很好、車況也都水準以上,門對門的服務、除了交通尖峰時段會出現1.4~1.5倍以上的收費外,大多時間都是計程車資的8~9成。整體服務與品質,加上收費與安全性(每個司機名字都會顯示),因此將小黃市場侵蝕甚深,尤其是年輕人,更是喜於搭乘。

 看Uber與小黃之間的消長,讓人想到一、二十年前傳統雜貨店面對7~11興起。Uber善用資訊、科技,提升服務品質,創造市場與競爭優勢,是典型的「新經濟」態樣。政府一方面雖然要制定公平競爭法規,但傳統計程車業若不開創競爭新猷,端靠市場保護,勢將難以抵擋洶湧競爭的浪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