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P2P之亂

Foto
今年8月,在北京和上海分別發生了兩場規模不小的抗議,全都因P2P網貸平台的倒閉潮而起。在北京的這場抗議中,據傳有數百名公安封鎖中國大陸金融監管機構及金融機構集中的金融街地區,以防止群體性憤怒一發不可收拾。另一場則發生在上海金融區,同樣是P2P公司倒閉受害的投資者,因為一家名為「票票喵」(PPMiao)的P2P平台突然宣布無法繼續經營,大批受害者於是聚集在「票票喵」股東位於上海金融區的辦公室抗議。

 在中國大陸把防範金融風險作為當前政務之首的此時,P2P之亂引發社會震驚。追根究柢,其中的原因之一,與政策上追求互聯網發展有很大的關係。

 以部份數據來佐證,中國金融要爆發風險,現下機率並不大。根據銀監會資料,從第二季的主要監管指標來看,商業銀行流動性比率為52.5%,比上一季走升,不良貸款率為1.86%,較上一季底微升,銀行撥備覆蓋率是178.7%,有所下降,貸款撥備率為3.33%,保持穩定。因此根據大陸自身分析,銀行的資產風險還是可控的。

 但對金融形勢不必那麼悲觀的情況下,P2P就點出了中國金融監管的問題。

 2013年以來,中國大陸P2P行業開始出現爆發式增長,2014年初P2P運營平台數量只有657家,貸款餘額只有不到309億元人民幣(下同),到了2018年6月底,P2P運營平台數量有1,836家,貸款餘額接近1.32兆元規模。

 稍早海通姜超團隊曾發表一篇報告中亦援引網貸之家統計,今年6月停業及問題P2P平台數量增加到80家,其中問題平台63家,7月以來行業風險繼續發酵甚至愈演愈烈,截至7月22日,已經又出現了99家問題平台。從涉及地區看,問題平台多分佈在江浙滬地區,後蔓延至北京和深圳,其中不乏累計成交額超過百億的平台。

 不可否認,P2P等誕生之初,在沒有明確法律規範之下,他們可以繞過監管吸收資金,還可以不受區域限制放貸,加上行業進入門檻非常低,完全切入融資難的個人及中小微企業,才埋下今日的變數。

 根據大陸銀行業分析,P2P爆發無法挽回的傷害,與輿論創造出一種氛圍,即與互聯網相關都是創新有很大的關係。近年來,舉凡與互聯網扯上關係的事,都不能見容於批評及質疑,否則就是不支持創新,再加上監管的空白,造就今日P2P平台的擴張。

 只是,這局部的金融亂象,大陸要如何處理得宜,才不致再產生政策上的後遺症,或引發新增的困擾,難免令外界擔憂,畢竟目前中國經濟發展已面臨成長下滑的壓力,加上中美易戰前景難以預料,要找出長久之計,並不是件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