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新工商時報即將上線了

廣陵未散:冬日一覺揚州夢

Foto

老奶奶殷勤提醒:「太陽快沒啦,抓緊時間啊。」

的確,光陰總是稍縱即逝,我們都該善待自己壓抑太久的夢想。

二度造訪揚州,沿路幸逢冬日暖陽,伴著我出發探尋一段傳奇往事。

來到雕像圍繞的博物館,鎮守門口的銅獅是義大利的贈禮,不遠處另一座人高馬大、英姿煥發的雕像則揭露了展館主人的身分──他是馬可波羅(Marco Polo),馳名國際的旅行家,在七百多年前跟著父親與叔叔依循絲綢之路來到中國,並在揚州擔任起元朝官員。

回到家鄉威尼斯後,由於戰敗被俘,他在監獄裡以口述的方式讓獄友寫下了鼎鼎大名的《馬可波羅遊記》,自此掀起西方世界對於神秘東方的好奇。

全中國獨一無二的馬可波羅紀念館,面積不大,透過多媒體的演示,簡述了這名西來之人不凡的一生。但逛了一圈下來,使我感到驚訝的,並非他在旅途中的所見所聞,而是這兒差強人意的訪客數──畢竟紀念館前方,正是名氣絲毫不遜色的京杭大運河。這條享譽全球的人工河道,在流經揚州的河段保存得最為完善、歷史也最為悠久。航運的疏通,帶來蓬勃的商機;極盛之時,揚州官商雲集,富甲天下,而關於這段輝煌的最好見證,則是一旁的東關街。

憑藉優越的地理位置以及家喻戶曉的歷史人物加持,看來眼前這片門可羅雀、與印象不符的光景,可真得要怪罪過於冬天了。

踏遍人間好時節

一個旅遊地的熱門程度和人潮分布,往往與季節有關。但很少有地方像揚州這樣,早在千年以前,詩仙李白瀟灑一句「煙花三月下揚州」劃出顯著的淡旺季分界線,後人甚至還將其奉為出遊準則……久而久之,就連揚州人在冬季看見四處張望的外地遊客,都忍不住皺起眉頭,表示費解。

人總是鮮少停下腳步感受自己生活環境的變換,一旦擁有了習慣的節奏,所有事物看在眼裡都只是日常;但這些隱身稀鬆平常中的巧妙,往往能藉由外來者的觀察和筆觸,重新尋回失落的靈韻。

在冷門季節到訪,湖畔的紅花綠樹已全然枯成冬景,放眼望去一片蕭索,就連園內的職員都顯得無精打采。不過趁機避開了觀光團紛至沓來的喧囂,我反而得到更多意外收穫──那是成群綠鴨窩居河岸,依著溫煦的陽光打盹兒;那是一對年邁夫妻相偎五亭橋上,靜望眼前的白塔晴雲。

尋一塔,擇一人,終一生。愈平凡的風景,愈能彰顯歲月崢嶸。我還真找不到比這更浪漫的情景,更樸實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