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貿易戰成了 全球供應鏈最大風險

Foto
7月6日這一天,全球各大貿易國拉不住川普,終於讓他暴衝出去真開戰了。在中國大陸採取等量報復之後,川普揚言還要針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貨課徵高關稅。台灣在全球價值鏈參與程度高,尤其是ICT產品,自然將會連帶受波及,這真是供應鏈的全球龍捲風,席捲全球。供應鏈風險的程度高低取決於「發生的可能性大小」及「發生後損害的大小」,既然無法阻止貿易戰發生,世貿組織WTO又使不上力,那就只好自己設法「減害」了。

 由於全球化,供應鏈往往拉得很長,也常相互重疊,風險態樣頗多,有內生的;有外來的。外來的包括政策、法律及意外災禍風險等。川普打如此大規模、多波次、牽涉廣的貿易戰,不宜歸入政策或法律風險,而應屬意外災禍風險。在川普喊出打上述模式的貿易戰之前,全球貿易界應做夢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對沒有預先辨識到的風險,大部分供應鏈的彈性、靈活度可能尚不足應付如此大的變異。

 川普在美國總統的個性分類上,應屬積極-樂觀型,即對重要決策強力主導,並對自己的表現感覺良好。在此情況下,官僚體系的功能就會被弱化了。美國總統的個性在決策要素中佔較大比重的情況,通常是發生在政治、外交的決策上,很少表現在貿易爭端上。經過這一次的貿易戰,未來供應鏈風險管理學門,恐須考慮將貿易戰列入外來的供應鏈大風險。

 美中貿易戰開打之後,第一波所使用的武器是關稅,第二波,川普也已宣布還是用關稅作武器,但擴大打擊面。中國大陸因係對美大量出超,因此以關稅作武器的打擊面及力道都不如美國,可能在第二波時會加上非關稅障礙及與貿易無關的武器。第二波如中國大陸仍不屈服,川普也可能會用上與貿易無關的武器。7月7曰,貿易戰開打的第二天,美國太平洋艦隊的兩艘驅逐艦通過了台灣海峽,這是否意味著美國將以打「台灣牌」作武器,有待觀察。如果真這樣,中國大陸應也可能打「北韓牌」,未來在經濟制裁上是否繼續與美國同步,也有待觀察。目前可能要靠國際間的貿易大國結盟逼美國止戰。

 美中貿易戰第二波上演後,台灣可能會是經濟受害區之一,但如能預先做好「減害」,應不致受重創。我們希望美國勿以打「台灣牌」作武器。假如川普恣意用上,而我們又未做好「避險」,其後果可能比貿易戰受害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