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新工商時報即將上線了

美國經濟四十年

■今天許多經濟學家認為,不論所得分配如何,競爭總可以極大化總體經濟效用,但19世紀後期的經濟學家馬歇爾(A.Marshall)、魏克 賽爾(J.G.K.Wicksell)則主張:「如果所得分配不適當,則完全競爭就不是最佳的。」

■鑑於1930年代貿易保護主義導致經濟蕭條,美、英等23國於二戰後簽署GATT,並於1947年在日內瓦召開第一回合的多邊貿易談判,隨後四十多年完成八個回合談判,創造了今天自由貿易、全球化的環境。

二戰結束後,經濟學家擔心美國會再度陷入蕭條,但他們猜錯了。隨著戰後重建,家電、汽車產業的發展,加以人口大幅成長,美國於戰後二十多年經濟持續繁榮,平均經濟成長率超過4%。

 美國能延續戰時繁榮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全球逐漸走出保護主義,在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主導下,自1947年各國開始削減關稅,至第七次東京回合已有逾百個國家參與,迨1994年烏拉圭回合談判完成,貿易自由化已邁向新里程碑,全球平均關稅已由戰後的40%降至3%。

 近日美國總統川普一再抱怨自由貿易,認為自由貿易傷害了美國經濟,讓美國勞工找不到工作,讓美國人薪資停滯。然而,實情恐怕不是如此,若以東京回合作為貿易自由化的分界點,自1980年以後美國經濟變差了嗎?失業人口變多了嗎?所得降低了嗎?

 我們依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資料可以發現美國經濟成長率自1980年以來依舊在先進國家中獨佔鰲頭,1990年代平均3.2%,遙遙領先法、德、英的2.0%、2.2%、2.1%,即令最近七年美國平均經濟成長也達2.1%,這個成績也是其他先進國家所望塵莫及的。

 川普說美國是自由貿易的受害者,顯然是不對的。再以人均所得比較,美國自1980年以來的升幅也是可望不可及的,去年已近六萬美元;而川普最看重的失業率,去年降至4.4%,比歐元區好太多了;真要說有哪項指標變差,那就是所得差距逐年擴大,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情況日趨嚴重。

 依據美國普查局的資料,美國五等分位家庭所得差距在1980~2017年這一期間,已由10.8倍擴至16.5倍,前5%的高所得家庭所擁有的所得占全國比重也由16.5%升至22.6%,相較於其他國家,美國所得分配不均的情況尤為嚴重。

 依據另一份資料,更發現美國金字塔頂端的1%富有家庭所擁有的所得占全國比重更由1981年的8%升至18%,贏者圈愈來愈小,財富日趨集中,不言可喻。

 美國自1980年以來將近四十年,從總體的平均數據來看,都有不錯的表現,川普天天掛在嘴邊的貿易赤字根本沒有影響美國的成長動能,反倒是川普沒有注意到的所得分配已日趨嚴重,這也是民怨產生的原因。換言之,美國四十年來GDP持續擴大,所得持續增加,但這些成長的果實大多由富人分享了。

 美國今天的問題既是出在分配,而非成長,那麼川普發動這場貿易戰有用嗎?當然是沒用的。惟有從賦稅及社福這兩個重分配機制著手才可能加以改善。

 十九世紀經濟學家馬歇爾、魏克塞爾讚成採干預手段,把富人的所得移轉給窮人,他們並認為此一作法對於經濟社會是有利的。但是在民主政治下,加稅是不利選情的,少有總統願意這麼做,川普大概也不會這麼做。

 相較於所得分配,財富分配不均是更嚴重的事,但多數國家迄今這些資料仍付之闕如。比起貿易戰,好好統計一下財富分配的變化應是川普更重要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