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罪夢者》雷大雨小 奈飛第一槍啞了

流媒體奈飛(Netflix)近年致力擴大版圖,合作了許多原創作品,近日上線的《罪夢者》(Nowhere Man)便是其首部華語原創劇集。無論首度嘗試囚犯角色的張孝全,甫奪得金鐘視后的賈靜雯,或飾演黑幫大哥女人的范曉萱,該劇從咖位到話題再至熱度一應俱全,註定讓它成為11月匯聚目光、引發討論的焦點。

該劇描述死刑犯丁常全在獄中等待死刑時,認識獄友崔成規、蕭仨;當丁常全聽聞兒子被綁架,為救回兒子及保護家人,他策劃越獄,卻發現身陷到更危險的計謀之中。整段過程中,阿全不時會陷入半夢半醒的境界。

以高昂製作成本、超一流品質保證而大獲粉絲好評的Netflix,不乏推出《絕命毒師》、《紙牌屋》、《怪奇物語》等佳作的案例,2年前宣布打造首部華語原創劇集《擺渡身》,媒體爭相報導。

後因臨時更換導演人選,由陳映蓉兼任編劇、剪輯,重新改寫腳本,最終發展為現在的《罪夢者》,並確定張孝全與賈靜雯領銜主演,搭配王柏傑、范曉萱、章立衡、周洺甫等人在內的核心班底,將故事嵌在千禧年後的台灣。

強大的演員陣容及不需要等「熟肉」(指有翻譯字幕的劇集)可以第一時間觀看,吸引很多大陸網民在劇集全球上線的第一時間觀看,但給出的評價卻十分兩極化。

一方面覺得《罪夢者》從片名解讀到故事的結局,都隱含別樣深意,丁常全三兄弟被大魔王林季子殺掉,最後又復活出現,像是閃回的記憶,卻又十分真實,像極了另一個世界的平行宇宙,如同中文片名的「夢」。

英文片名《Nowhere Man》指生命在死亡後,投胎到下一個生命前,混沌且曖昧不明的存在狀態,解釋丁常全、崔成規、蕭仨死後,在跨入下一個輪迴之前,靈魂飄在陽間體驗死前未達成的心願。

另一面,觀眾覺得導演陳映蓉在劇中呈現的個人風格太過極致化,自成一格的奇幻感敘事美學,外加近年執導音樂錄影帶MV的技術養分,結合全劇用1980、1990年代的港台影音作品所營造的濃郁懷舊感與復古情懷,總讓人覺得是在看MV,或老的音樂電影。

若對陳式語言或對劇集當中各式歌曲沒有記憶的話,觀眾會對《罪夢者》產生隔閡,無法深入直達劇作核心,不明白故事主題深意。全程插敘的剪輯方式,會讓故事看起來混亂迷離,即使有中文字幕,甚至聽得懂閩南語,觀眾也會存在看不懂故事主線的茫然。

有大陸影評人表示,上半年HBO《我們與惡的距離》帶給大陸觀眾驚喜有多大,下半年《罪夢者》的爭議就有多大。

HBO首部華語劇集大獲全勝後,在亞洲地區推出《王國》、《全裸帝王》(台譯《李屍朝鮮》、《AV帝王》)都以高口碑驚艷亮相的Netflix也積極滲透華語市場,把下一個新市場選在台灣。

《罪夢者》10月31日正式上線後,大陸影視類評分網站豆瓣6.7分,和《與惡》的高收視率、高討論度、高口碑相比,表現有些平庸。Netflix信心滿滿的華語市場第一戰,看起來是以失敗告終了。

題材選擇上,Netflix沿用一直堅持的用戶導向策略,透過大數據把項目定位為懸疑、犯罪題材,力圖將《罪夢者》打造成《毒梟》台灣版,噱頭十足,班底也足夠引人注目,但敗在有些雞肋的本土化。

或許,這很難是部讓每個人都喜歡的Netflix原創作品,也很難評價好不好看,但《罪夢者》是部很挑觀眾的劇集。如果說陳映蓉是從產品鋪陳的角度看事情,Netflix則是從客戶的角度去思考,定出「兄弟情、死刑、逃獄、復仇」等關鍵字,而後才從落地的故事煉出普世價值;以考究的歷史文化和場景設置體現真實性,用劇情結構以及人物設定彰顯人性情感,以引起全球觀眾的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