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論政府輕輕忽忽的對外貿易工作思維

 現在執政當局所有的力氣都用在「三倍券」,發行三倍券來振興消費雖值得肯定,不過,外貿才是台灣第一要緊的事,過去半個世紀的資料指出,沒有穩定的外貿,台灣就不可能有活絡的內需,創造穩定的外貿環境,是政府第一要務,其重要不言可喻,不過,如今我國對外貿易工作已亮起紅燈。

也許執政者會說:「我們的出口不錯呀,今年前五個月我們還有1.5%的正成長,相較之下,南韓、日本、新加坡都是負成長。」然而,經濟現象往往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當前外貿能順遂一些,其實是長期累積的資本所致,而來日的外貿如何,則取決於當前政府的作為,若政府毫無作為,一切聽之、任之,好運終究有用完的一天,屆時漫天蓋地而來的危機將難以想像。

今天政府這種聽之、任之,不作為的態度展現在許多方面,例如每年讓我業者享有200多億台幣的降稅利益的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早收清單,再過幾個月即屆滿十年,有識之士不斷提醒有失效之虞,但政府卻置若罔聞,還以謠言視之,前些時候經濟部在《有關對ECFA終止謠言之說明》新聞稿上表示:「ECFA條文沒有十年到期規定,我方不希望中國大陸片面停止執行ECFA,以持續雙方經貿合作關係。」

當局四年來在ECFA上不作為,如今還希望對岸不要片面停止執行ECFA,未免可笑,再者,把早收清單可能終止的提醒當成謠言,更是匪夷所思,不知所云了。大凡對WTO有研究者都明白,自由貿易協定(FTA)是WTO最惠國待遇的例外,所謂最惠國待遇(MFN)就是一視同仁,不可對甲國免稅,卻對乙國課稅。依此規範,FTA讓締約的兩國享有更多的免稅利益,已然違反最惠國待遇。為此,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第24條開了後門,讓FTA得以成為最惠國待遇的例外,其理由是FTA旨在協助自由化,而非製造貿易障礙,不過,得有個前提,就是原則上要讓絕大多數產品的關稅降至零(substantially all the trade)。

兩岸ECFA是個架構協議,遙指著未來將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在這個前提下先啟動500多項的降稅清單,原是沒有問題的,十年前東協加一早收清單也是如此。但如今的政治現實是,ECFA所遙指的貨貿、服貿協議已遙遙無期,失去這個前提,500多項早收清單於法理已不合,在8,000多項稅則裡僅500多項自由化,自然是不符substantially all the trade,如此,早收清單豈能長存?此理甚明。

台灣享有早收清單零關稅的500多項產品,占每年對大陸出口總額的四分之一,累計過去九年享有的降稅利益66.3億美元,約2,000億台幣。於此觀察,如果早收清單失效,我國業者的損失極其可觀,非僅降稅利益消失,在大陸市場的競爭力也將隨之下滑,此一問題之嚴重,於此可知,然而,我執政當局一年來聞風未動,消極以對,此一態度實令人嘆為觀止。

令人嘆為觀止還不止這一項,世貿組織(WTO)秘書長改選在即,美國、歐盟及中國大陸皆積極參與,在全球化波瀾橫生,美中貿易風雲變色的此刻,台灣好不容易有個舞台,本該積極參與,但不可思議的是,自去年八月底我駐世貿組織大使朱敬一退職後,迄今總統仍未任命,我們曾於社論幾度呼籲,然而政府依舊氣定神閒,消極以對。一個我們費盡心力加入的國際組織,居然十個月沒派大使,看來並非國際要邊緣化台灣,而是執政當局自己把台灣給邊緣化了。

有趣的是,我們在日內瓦的代表團雖沒有大使,但日前對本次秘書長改選也發布了新聞稿表示:「本團大聲呼籲會員儘快加速選任程序,以彰顯WTO之政治決心。」代表團文官確實認真,值得肯定,不過也顯得諷刺,我們呼籲人家加速選任程序,但自家大使拖了十個月都還沒派任,這樣的大聲呼籲非僅理不直氣不壯,也有些滑稽。

我們政府一直說要拚經濟,然而拚經濟不是在拚數字,或拚什麼四小龍第一,而是累積這個國家的人力資本、生產資本、文化資本及社會資本。今天的第一,並非始於今天,而是歷年累積的成果。同樣的,今天的失敗,也非始於今天,而是歷年一點一滴的流失使然。須知,我國外貿依存度(出口占GDP)逾六成,即使被視為內需的民間投資,也是外貿所誘發出來的,換言之,失去外貿等於失去一切。這也是何以半個世紀以來,歷任政府致力於拓展外貿,並全力參與入會(WTO)談判的原因。

如今,早收清單有失效危機,我駐WTO代表團已十個月沒大使,當局仍消極以對,這到底是什麼施政邏輯?若連這麼重要的兩件對外貿易工作都如此輕輕忽忽,其餘自無可觀。「事有必至,理有固然」,執政者這種輕輕忽忽的態度若不改正,台灣生產資本、社會資本很快就會流失,而經濟、外貿也很快就會走下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