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正視中小型商業服務業的困境

 由於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不斷的擴大,衝擊了消費者出門的意願,也重創了餐飲、零售、觀光等商業服務業的業績。根據業者反應,1、2月以來,影響了2~3成,甚至5成以上的業績。e-go遊覽車公司指出,最近每日虧損50萬元。同時,不少五星級飯店紛紛降價爭取住房率,再次凸顯了商業服務業的困境。

根據〈中小企業白皮書〉的分析,商業服務業以中小企業居多,高達85萬家。如以每家平均4位員工估算,約有300多萬人,占總勞動人口的3成左右,其影響不可謂不大。這些廠商、店家的業績低迷,也代表著企業對經濟成長的無感。

雖然從去年年中以來,台商回流、轉單效應,以及企業的擴大投資,使台灣經濟回春,但是大陸觀光客的減少、新冠肺炎,衝擊了消費信心,商業服務業均必須概括承受,這群人也是對經濟復甦相對無感的族群。但是,他們是創造相當比例就業機會,也是穩定社會安定的中間力量。一旦產業衝擊擴大,企業倒閉、裁員減薪、導致失業或放無薪假,將會大大地衝擊社會的安全網。

就中小型服務業的困境而言,在外在環境的衝擊方面,包括美中貿易戰造成原物料價格上漲,中小企業無法像大型企業進行全球原物料的取得以降低成本、分散風險,致成本居高不下,也影響了它們的利潤。再者,大陸觀光客減少,也大大影響了餐飲零售的業績。再加上新冠肺炎的肆虐,業績更是直直滑落。

內在環境的影響方面,近年來勞動政策的調整太過頻繁,包括一例一休的推動,基本工資的調漲,使得企業大感吃不消(近年韓國基本工資連年調漲,致中小企業倒閉潮出現,值得政府借鏡)。尤有甚者,今年年初推動的勞動事件法,本意使勞資雙方可以和解爭議,但雇主必須負舉證責任,在整個社會反商氛圍高漲,以及勞動部的廣告,動輒以慣老闆相稱,若干程度地偏袒勞工。此一態勢的發展,不但沒有辦法解決勞資問題,還可能衍生更多的勞動糾紛與對立,業者也不斷反應他們的憂心。殊不知沒有企業,沒有老闆,哪來的員工?此外,最近業績飆升的外送平台,對實體店面的衝擊,也使得商業服務業的業績大幅滑落。

另一方面,商業服務業也面臨人才短缺的困境。由於刻板的印象,普遍認為餐飲服務業的薪水偏低,以致於餐飲科系的學生大概只有兩三成,真正成為餐飲業的從業人員。但事實上,餐飲業裡,稍有制度的連鎖加盟店,店長月薪五、六萬起跳,是很稀鬆平常的事。

這些內外環境的困境,重重的衝擊了商業服務業的發展,也導致了企業的無感,以及產業M型化、社會M型化的現象。

為了解決商業服務業的困境,我們認為政府可以從短中長期規劃來協助產業往正向發展。以下提出幾個重要的策略供政府參考。

在短期上,透過紓困、融資的延長,使商業服務業可以渡過新冠肺炎疫情的困頓,並透過消費的擴大、刺激,因應疫情中的發展與疫情後的反彈行情,得以重新出發。這些方面政府已研擬了相關的因應對策,值得肯定。但此時,對於勞動事件法的執行應蒐集更多案例,多聽聽業者的反應,如有窒礙難行的地方進行微調,避免一面倒地偏向勞方。

在中期的策略上,政府可以考慮協助本土業者建立外送平台。由於外國來的外送平台政府課不到稅,而且公司登記在外國,一旦發生糾紛或平台倒閉,員工求助無門。由於台灣本來就有外送體系,如能結合餐飲、便當、飲料等跨業的外送平台,提供本土業者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政府一開始可以提供部份補助,催生本土平台的建置,或提供部分的租稅優惠予本土平台業者,政府不必出大資金,只需出面引導,降低建置平台的成本,並賦予公信力即可。

在長期策略上,政府應鼓勵商業服務業的創新,如將科技導入服務業,利用大數據協助業者廣告、行銷,進行更有效率的行銷,掌握折扣時間、鎖定目標客戶、選擇適切的折扣產品等。新加坡政府很積極在這方面做努力,值得台灣借鏡。

再者,可以進行商業服務業的薪資調查,並區分為自我受僱、與中大型連鎖加盟的商業服務業,了解產業真正的薪資結構,降低商業服務業薪資偏低的污名化情況,進而鼓勵更多年輕人的投入。

唯有如此,才能協助商業服務業渡過困境,避免企業發生倒閉,並引發減薪、裁員、放無薪假的負面發展,以及可能引發的社會效應。透過對商業服務業的協助,提供更多穩定社會的力量,業者才會對政府的施政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