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新工商時報即將上線了

財經專欄

公不公平?談外國公司應享有全面之法人格

Foto

  (本文作者  謝彥安/執業律師、國立台灣大學兼任講師)

 現行我國公司法第4條、第375條規定,外國公司縱然在外國已於當地合法設立登記,仍必須經過我國「認許」,始取得在我國之法人格(享有各種權利義務,包含訴訟權),但這種制度對外國公司公平嗎?

 早期「認許」的目的,是規範外國公司要在我國內從事交易,需先得我國政府的認許,並辦理「分公司登記」後,才能在我國營業,但是,在我國政府近年大力朝向經濟全球化發展的過程中,如何能建構友善公平的投資環境,吸引更多國際公司在台投資,為我國在目前振興經濟非常重要之一環。

 以現今市場而言,「認許」制度實無存在之必要,理由有三:(1)現今實際貿易需求下,外國公司未必要在我國設立分公司,也可能與國內公司有充沛的商業交流機會,如強迫都需先行「認許」,將不利於外國公司主張其權利。(2)縱然外國公司需設立分公司,只需於「分公司登記」階段,審查其業務與組織是否違反我國的有關規定即可,而存在「認許」制度恐有疊床架屋,浪費行政資源的狀況。(3)如外國公司未經認許而以公司名義在台經營業務或為其他行為,公司法第19條第2項已有民刑事責任之處罰及約束。

 在各國都不斷開放,給予外國企業法規鬆綁及經營彈性下,我國實不宜繼續當一隻鴕鳥或更行開倒車。

 例如,目前有許多未經認許之外國公司,願意與台灣方進行商業往來,包括:下單、買賣原料、投資、控股、簽署契約等商業活動。如果還要依據「需先認許」制度,將使外國公司暴露極大之法律風險中。蓋如商業活動過程中,遇有台灣方發生違約、或以詐欺等不法手段侵害外國公司之權利,因外國公司囿於未經認許不具法人格,竟無法向台灣方進行訴訟追究,這樣外國公司還願意與台灣進行交流與投資嗎?

 例如,日前喧騰一時的TRF商品(Target Redemption Forward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就有許多未經認許之外國公司和國內銀行承作簽約,但因不乏有銀行隱匿投資風險、製作不實財報等文件等缺失,造成外國公司嚴重虧損或倒閉,提起刑事自訴卻因無法人格,悉數被司法機關駁回,救濟無門,試問如銀行確實有刑事不法,卻不允許外國公司追究,是否合理,值得深思。

 固然民事訴訟法第40條第3項有「非法人之團體,設有代表人或管理人者,有當事人能力」之規定,故在民事訴訟上,外國公司法人,是可以引用該條之規定,「降格」成為非法人團體而可提起民事訴訟(仍無法人格)。但在刑事訴訟上,法院在實務上多援引民國20年司法院院字第533號解釋所謂:「刑事訴訟法第三條所稱自訴人以自然人或法人為限。未經依法註冊之外國公司,既未取得法人資格,其以公司名義委任代理人提起自訴者。應不受理。」的法理,駁回刑事告訴、自訴。

 最嚴重之處在於,即使後來公司法規定外國公司可在本國辦理認許程序,現今司法實務卻仍未顧慮到民國20年所做成之解釋已不合時宜,許多未經認許之外國公司也因此遭駁回告訴、自訴。

 而且依照臺灣高等法院102年度上易字第2348號刑事判決,以及我國憲法第7、16條、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條,既然未經認許之外國法人於民事案件有法人格,刑事案件亦應為同一之認定,肯認外國公司具有刑事追訴之適格,而不應在刑事、民事上有不同的作法,且司法機關更不應為陳腐的民國20年之舊有見解背書,而應勇於以上開新進見解予以積極肯認。

 否則,外國公司與台灣方交易如遇有爭議或不法時,外國公司卻「僅能追究民事責任而不能追究刑事責任」,這樣是否有失公平?是否有違憲之疑慮?況且,如此無異使外國公司暴露極大之法律風險中,將有礙於我國吸引外國公司來台投資之政策。

 日前行政院也察覺到此一不合理之處,故提出公司法修正草案,其中修正第4條及第370條至第386條,立法理由即明確指出,為建構我國成為具有吸引全球投資之國際環境並與國際接軌:「擬廢除外國公司認許制度。」當前台灣應積極與國際接軌,如今政院已擬廢除認許制度,司法機關亦應勇於肯認,就外國公司縱然未經認許,也應給予全面之法人格,以保障其在台投資的權利,才能增加我國受國際投資青睞之機會,提升台灣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foto
作者: 專家傳真、學者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