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財經專欄

因應Fed今年第四次升息的衝擊

Foto

川普與習近平終於在11月找到了共同點!他們都不希望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快速調高利率,但是,升息與否的決定權在聯準會主席鮑爾召開的利率決策會議,川普與習近平兩人能夠置喙的餘地不大,只能被動因應。在中美貿易戰夾縫中求生存的台灣,更是如此。

美國勞工部上周五公布10月份的就業報告,民間部門的時薪為27.3美元(約新台幣840元),年增率高達3.1%,創下2009年4月至今,九年半以來最高的年增率,同時非農就業人口大增25萬人,失業率雖然與上個月持平,但是3.7%的失業率仍然是49年來的最低點。

美國就業市場熱絡,接近充分就業的水準,期待已久的薪資上揚趨勢已經出現,但是就業市場熱絡引發金融市場高度憂慮,確認薪資增長的趨勢後,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在今年12月19日的利率決策會議(FOMC)通過今年第四次調升利率的機率已經大為增加,更進一步,2019年持續調升利率的步伐,原本市場的預期還有很大的彈性,投資機構的分析師預測聯準會調息二次、三次、四次的人數,原本平均分布,但是在這次強勁的就業統計公布之後,目前分析師對於明年聯準會升息的次數,已經集中到三次。

因為就業市場熱絡,分析師對於聯準會調升利率的預期突然拉高,Fed剛在9月26日將聯邦資金利率從2.00%調升到 2.25%,市場預期12月19日的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可能緩步升息,到明年年底達到2.875%,但是在這次就業數據公告後,幾乎所有分析師都調高升息目標,最極端的例如巴克萊銀行的首席經濟師葛潘(Michael Gapen),預測FED在12月、以及明年將會調升四次利率,將聯邦資金利率拉高到3.25%,比目前整整高出了1個百分點。

在短期利率可能快速上揚的預期下,具有指標性的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升息的目標就必須大幅上調。十年期國債利率在2012年7月,以及2016年7月,兩度來到1.5%的歷史低點,這是二次世界戰後從未見過的水準,過去100年,美國十年期公債只有1945、2012、2016年三次來到1.5%,可以想見聯準會的量化寬鬆操作的歷史意義。經過兩年的調升,目前十年期公債利率已經回升到3.20%的水平。

但是3.20%仍然處於歷史的低位,還遠低於2011年2月的低點3.75%、以及2010年4月的低點4.01%,歷史經驗顯示,長期利率的回升通常在很短的期間內就會調到目標水準,美國利率的上揚,目前的確還只是在半路而已。

其實,調升利率只是聯準會回收市場資金的「結果」,觀察聯準會操作有一個敏感性極高的指標,就是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在去年10月31日是4兆4558億美元,隨後就在每日的操作中不斷下降,到了今年10月底,已經剩下4兆1397億美元,一年之間回收了3161億美元的資金,而且,其中有1500億美元是從7月至今短短4個月之內回收,緊縮的速度顯著加大(詳見美國聯準會官方網站 Recent balance sheet trends https://www.federalreserve.gov/monetarypolicy/bst_recenttrends.htm)。

聯準會加速回收資金的操作,正是造成10月份美國股市突然重挫的關鍵因素,也是川普總統在衝刺期中選舉過程中,甘冒破壞中央銀行獨立性的罵名,數度指責聯準會主席鮑爾的原因。川普從事地產開發一輩子都在借錢,對利率高度敏感,必然擔憂聯準會的操作會造成美元利率快速上揚,連帶拉高房屋貸款、汽車貸款、信用卡貸款等利率敏感度高的資金成本,阻卻消費增長,最終可能抵銷他大幅降稅的經濟刺激效果。

對習近平來說,美元利率上揚加重北京政府匯率護盤壓力,今年從4月第二個星期,港幣匯率突然劇烈貶值,爆發香港政府連續13次干預匯市,耗用超過500億港幣的資金來護盤,至今仍然頂在7.85港幣兌1美元的匯率貶值的底線,大陸資金透過香港、以及大陸本身的經常帳管道不斷外流,是大陸經濟下行壓力的負面因素之一。

大陸從10月19日開始強力護盤上海與深圳股市,也施展力度極高的政策,撲滅「國進民退」的謠傳,同時加大對港幣與人民幣的護盤規模,但是,如果聯準會緊縮操作的力度不減,甚至出現聯邦資金利率再上揚1個百分點、美國十年期國債突破4%,那麼包括人民幣在內的全球貨幣,相對於美元的匯率貶值壓力,恐怕會逼迫北京政府重新評估,擬定更強大的護盤政策,才能扭轉過去3個月股匯雙跌的趨勢。

美國景氣強勁復甦,聯準會政策必須及早布局,絕對不能等到通貨膨脹降臨才來因應,不能被趨勢拖著走(Behind the curve on inflation ),但是聯準會的縮表操作,卻是金融市場最大的「黑天鵝」,對於川普的經濟刺激政策、以及中國大陸下行的經濟,更存在難以估計的挑戰。然而,美元利率政策的主動權掌握在聯準會主席鮑爾以及委員們的手中,未來幾個月聯準會的決策,將是全球金融市場、甚至中美貿易大戰最大的變數,連川普與習近平都無法掌控,只能被動因應。

foto
作者: 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