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財經專欄

產金分離、金金分離,金管會玩真的

Foto

行政院院會於11月下旬審查通過金管會擬具之「銀行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修正草案中包含為強化防制洗錢國際合作,增訂第51條之2,規定政府得與外國政府、機構或國際組織簽訂合作條約、協定或協議,並基於互惠原則得請相關機關、機構依法提供必要資訊予該外國政府、機構或國際組織。但各界關切的則是其他的修正部分,包括修正條文第35條之2,落實負責人遵守競業禁止之基本盡職條件,增列授權主管機關得就禁止銀行負責人涉及利益衝突事項,訂定相關規範,也就是一般人所說的「金金分離」條款。

各界關切的另一個重點則是調高罰則章之罰鍰上限,修正條文第127條之1、第128條至第131條及第133條之1,以達到嚇阻違法之效果;為求寬嚴並濟,增列主管機關對於違規情節輕微者得予免罰,另採適當之導正措施。有趣的是,媒體報導這部分時,報導的重點幾乎都在銀行違規情節重大的罰鍰上限從1,000萬元提高到5,000萬元;至於情節輕微者得予免罰,另採適當導正措施,則幾乎都略而不談,忽略了金管會「寬嚴並濟」用心良苦的美意。

金管會顧立雄主委上任以來,竭力強化與其多年法律專業素養最有關連的監理領域:「健全公司治理」。5月17日公布有關公司治理的三大改革,包括落實「金金分離」、提高專業自然人董事名額與限縮委託書徵求資格。此次「金金分離」原則納入銀行法第35條之2修正案,並且經過行政院院會通過,顯示顧主委對「金金分離」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玩真的。從5月17日迄今,由宣示到落實,顧主委讓人看到他擇善固執的一面。事實上,產業集團在不同金融機構插旗董事,容易引發「競業禁止」與「營業祕密外洩」等問題;金管會歷經數位主委,顧主委第一位提出這項改革,確有其洞見。

顧主委對於「產金分離」原則,也立場堅定。在2月18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到「產金分離」原則,他撂話「零容忍」,強調不會手下留情。果真在8月8日依金管會職權以金管銀控字第10702715680號函發給銀行公會。公文中首先重申「產金分離」要旨:金融控股公司及銀行之董事長或總經理都不得擔任其他非金融事業之董事長、總經理或職責相當之人;接著強調金融控股公司及銀行應就規定之實質意旨,落實負責人兼任非金融事業職務之管理。

落實負責人兼任非金融事業職務之管理,包括下列三點,媒體稱之為「產金分離三原則」或「產金分離三紅線」,亦即,(一)訂定負責人兼職行為之內部管理機制:非金融事業之董事長、總經理或職責相當之人兼任金融業職務者,若兼任副董事長職務,僅於董事長短期請假或缺位時,代理董事長之職務,而未於內部權責劃分及一般公文流程中具有准駁權限,即非屬具首長性質之職務。反之,則認屬之。(二)金融控股公司及銀行之董事長、總經理已兼任非金融事業職務者,應請其出具承諾符合上述規定及避免利益衝突之承諾。(三)金融控股公司及銀行之副董事長已兼任非金融事業董事長、總經理或職責相當之人者,該等金融控股公司及銀行應依下列事項辦理:1、檢視副董事長職務是否具實質首長性質,若是,即應於一定期間內修正內部分層負責機制及董事會提案作業等之公文簽核流程。2.、列入內部控制查核項目,由稽核單位持續控管。

上述第(二)點所稱之承諾,至少應包括:1、本人兼任非金融事業之職務,並無董事長、總經理或職責相當之人之權責。2、本人於任職金融機構期間,應落實執行利害關係人控管機制,並符合相關規定。3、本人應對所任職之金融機構善盡忠實義務,對於本人兼任職務之其他事業,如與任職之金融機構有利益衝突時,應以所任職金融機構之利益為優先考量,且應迴避以本人於金融控股公司或銀行任職負責人期間所獲知之資訊,從事與所兼職事業相關投資等交易。

金管會表示,原先台新金董事彭雪芬因兼職新光金董事,可能違反「金金分離」原則;原先富邦金副董事長蔡明忠、遠東銀行副董事長徐旭東等兼任集團內非金融事業職務,可能違反「產金分離」原則;目前都已完成職務調整,顯示顧主委確實已樹立威信。

然而,坊間盛傳,有些外觀符合規範的財團,只是換些傀儡來達到合規要求。有些金控或銀行,在董事會之外,另設體制外的實質控制團體,在董事會前先集會做成決議,交由公司派董事在會上照表操課。體制外的實質控制團體成員,甚至包含財團其他公司人員或元老重臣,此舉讓公司治理制度形同虛設。雖然「事出有因,查無實證」,若要讓制度有效落實,金管會還應強化「吹哨人制度」,保護及重賞「吹哨人」,讓吹哨人與監理機關「裡應外合」,落實健全公司治理的初衷。

foto
作者: 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