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財經專欄

以平均數據詮釋問題 恐誤解M型社會真相

Foto

 今年以來,出口熱絡也帶動經濟的復甦,但多數民眾卻表示無感。物價上漲率不高,但為何卻有不少人抱怨生活壓力大增?背後原因來自M型社會及族群的差異。以前者為例,雖然經濟成長數據轉佳,但其動力來自出口,而占GDP七成左右的內需服務業仍疲弱不振。至於物價的上漲以食物、交通費用上漲較大,這也是中低收入族群消費的大宗,故生活成本陡增。

 尤其在2007年的全球金融風暴後,呈現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M型社會」現象,以及年輕族群謀生不易、所得停滯所產生「世代差異」。在此一現象下,以平均數據來詮釋問題,恐誤導真相。

 在年輕人22K月薪朗朗上口並廣為流傳之際,甚至一度聽前政府高官駁斥說:「年輕人不只拿22K薪水,有不少人拿23K、24K。」此一反駁固然是事實,但事實上中南部也有不少拿20K月薪的族群。所以,22K不只是一個平均數據,更是年輕人不滿意薪水太低的代名詞,如果官員缺乏對新經濟情勢的掌握,將會造成民眾對政府的「疏離」。最近,英國的脫歐,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和全球化後貧富不均,中低收入族群的生活水準大不如前,致引發對自由貿易、現行體制的反彈有相當的關聯,政府不可不察。

 再以物價為例,雖然目前台灣的物價上漲率約1%左右,但它只是個平均的概念,因為冰箱、電腦、電視、3C產品等耐久財價格不斷下跌,但食衣住行及柴米油鹽的價格則不斷調漲。雖然平均下來幅度不大,但對消費者而言,冰箱、電視五~十年才買一次,而柴米油鹽則是每天都要面對的,感受自然比較深刻。尤其是中高所得族群以科技產品、耐久財的消費為主,物價呈下跌趨勢。反之,低所得族群則以食衣住行等消費財的購買為主,物價呈上漲態勢。此外,如以平均家庭所得區分為五等分,最後40%的家庭幾乎是負儲蓄或勉強打平,本來就寅吃卯糧,一點點物價上漲就過得很痛苦,因而抱怨政府,降低對政府的支持度。

 就M型社會而言,在全球金融風暴後,由於利息偏低,高所得者大肆借錢炒作股票、房地產、債券等風險性資產,財富累積數倍,但中低收入者或失業或減薪,日子反而大不如前,也凸顯了M型社會的現象。以美國為例,前二、三年美國經濟已自金融海嘯中逐漸復甦,但前10%家庭所得增加84%,而後90%的家庭,所得增加有限,可見一斑。在貧富差距擴大下,人心思變,反體制、反自由貿易的呼聲甚囂塵上,也是英國脫歐、川普當選的重要原因。最近一例一休,引發公共運輸及餐飲、零售業價格調漲,也影響及於中低收入族群的生計,值得正視。因此,政府在制訂、宣導政策時,必須具有「同理心」,否則很容易遭致批判,而使政策不易推動。

 以自由貿易協定為例,雖然就平均數據而言,利大於弊,但受利者以有能力出口、全球布局的大型企業為主,以及強勢服務業,如電子商務、金融、連鎖加盟等。但中小企業只有不到20%有能力國際化,80%的內需服務業反而會受到衝擊。因此,以更同理心的補助、救濟配套來協助國內服務業因應,政策的推動會比較順暢。

 同樣地,「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雖然擴大財政支出刺激經濟,可能排擠其他領域的資源,加上軌道建設缺乏成本效益及有償性分析,可能造成縣市債臺高築,以及炒作土地的疑慮。即使有效推動,對一般民眾的創造就業、增加所得仍有時間落差,民眾自然感受不到。

 因此,在M型社會的發展趨勢下,利用平均數據來詮釋經濟問題的本質,容易誤導真相,也會使民眾「無感」,並抱怨政府官員缺乏「同理心」。所以,政府官員在釐訂政策、宣導政策時,應時時以M型社會為念,多從中低所得族群、金融風暴的受難者、弱勢的中小企業角度去思考問題,才不致引起反彈。企業方面,也應有同理心的思考,在企業獲利、盈餘許可下,善盡企業社會責任,為員工加薪或提高福利,方可降低勞資的對立。

 再者,全球金融海嘯後,「三中一青」-中低收入、中南部、中小企業及青年族群受傷較重。因此,除了5+2產業創新、新南向政策等中長期政策的持續推動外,政府也應有「同理心」,透過若干短中期政策支持受「悶經濟」衝擊較大的中小企業、中低收入、青年族群渡過難關,進而提升政府的民意支持度,有了民意當盾,政府中長期政策的推動才能水到渠成。此外,5+2產業創新、新南向政策也應加強在地連結,尤其是和中小企業的發展、青年族群的未來加強連結,如此,才能凝聚社會共識,支持政府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