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新工商時報即將上線了

財經專欄

推動智慧城市,需要的是公共治理思維的轉型

Foto

 蔡英文總統3月27日在出席「2018智慧城市展」開幕典禮暨「智慧城市創新應用獎」的頒獎典禮時表示,「臺灣在ICT時代是領導者;而在AIoT (人工智慧+物聯網)時代,也絕對不會落後」。而陳建仁副總統3月21日出席「Google智慧計畫啟動典禮」也指出,行政院已推出「數位國家.創新經濟發展方案」(DIGI+)政策,要在2025年建設台灣成為「數位國家,智慧島嶼」。當前政府大力推動「產業升級及創新經濟」,如何落實前瞻基礎建設的「智慧建設」,值得進行深入的探討。

 依據總統府3月27日的新聞稿,蔡總統指出,在智慧城市的趨勢下,政府會持續媒合物聯網企業和地方政府,透過「地方出題、產業解題」的機制,讓地方特色可以發揮、讓產業可以成長,而更重要的是,讓民眾享受到更友善和便利的生活。換言之,像是消費者的公民、地方政府和在地企業與其他非政府組織,才是推動智慧城市最重要的推手。蔡英文總統倡言推動智慧城市,陳建仁副總統希望打造台灣在2025年成為全面數位化的國家,只重視「政治願景的提出」和「政策目標的時程」,卻都忽視在建設智慧城市的過程,我們需要的不只是來自企業界和民間的科技創新人才之培育,在「智慧轉型」的過程當中,政府可以、也必須要做的還有政府機關的職能轉換和行政官僚的「智慧治理」。

 首先,政府推動「創新產業」和「數位經濟」,其實最不欠缺就是由「智慧+」和「創新+」與「數位+」、諸多華麗詞藻重新包裝的一大堆「發展計畫」、「行動方案」,以及「行動計畫」。以建設台灣成為「數位國家,智慧島嶼」為例,行政院就有:數位創新基礎環境行動計畫;數位經濟躍升行動計畫;培育跨域數位人才行動計畫;網路社會數位政府行動計畫;以及數位城鄉區域創新行動計畫。行政院雖然設有「數位國家創新經濟推動小組」,行政院科技會報也有「數位國家.創新經濟發展方案」(2017~2025),這些歸結在前述發展方案之下,總統府提出的政策願景和時程,以及行政院國發會彙整的「國家發展計畫(2017~2020)」,琳瑯滿目的名稱不一而足,令人眼花撩亂,前者的政策規劃時程長達9年,沒有章法可言。

 再者,我國從2002年開始推動國家資訊通信發展方案以來,2016年12月,由行政院新聞傳播處的新聞稿所揭示「數位國家‧創新經濟發展方案(2017~2025年)」,科技創新及其所帶來的社會創新,都必須重視法制環境的健全性。從個人資料的隱私、數位匯流的人權和智慧財產權的保護,法制規範之建立和修訂,都涉及到「電信法」和「數位通信傳播法」的修法或立法之配套作為。

 進一步言,「智慧城市」之場域,涉及到的更是隨著政策治理工具的轉變,從中央到地方、主政者和政策目標設定、方案規劃執行的政府官員,所必須要建立的「智慧治理」觀念有三: 第一,「公民參與上位,政府角色退位」;第二,「友善制度環境的建立,有賴公民、非營利組織、企業、乃至於中央與地方政府的公私協力」;第三,「城市治理的溝通平台,必須契合社會的多元需求,降低政府決策和民眾期盼的落差」。

 十年前,美國IBM公司將物聯網、大數據、雲端計算及其應用,做為所謂「智慧地球」的概念,而隨之而來「智慧城市」的發展願景,既植基於資源整合和公民社會,也和網路科技的創新密不可分。一個包括「經濟」、「居住」、「環境」、「交通」、「公民」、「政府」在內的所謂「智慧城市」(smart city),從城市治理的角度觀之,無論是交通運輸、基礎設施、市民教育、乃至於公共服務提供的各個環節,如果不能在長期以來既有的「民主治理」基礎上,融入全新的科技創新技術,則再多「智慧+」或「數位+」的科技術語和目標口號,也都是枉然。

 最後簡言之,智慧城市的治理,涉及到的不只是從中央到地方「部際」和「府際」關係之運作,更基本的其實還是政府職能的重新認知和轉換,以及政府官員本身「心智模式」(mindset)的調整和轉變。但對於要如何結合數位經濟發展和服務型的數位政府,甚或是運用資訊通信科技的創新,轉化成為社會創新,建構出各個領域的市政服務和基礎設施,進而驅動住宅、交通、甚至健康照護相關產業的發展,創建出「加值型的智慧城市」,我們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foto
作者: 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