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財經專欄

美中暫時性貿易協議的達成:一個中長期比較利益原則的確立

Foto Foto

眾所矚目的美中貿易談判,在習川各自領兵下,終於在12月1日於阿根廷舉辦的G20會議的會外會中達成「暫時性協議」,目前這個貿易協訂雖是暫時性的,然而,就兩大強權來說,一個寓意深遠的美中兩國中長期比較利益原則實已確立。

在國際貿易上最重要的理論之一,就是比較利益原則理論(comparative advantage theory),這個理論是在說明,兩國之間貿易的發生,不僅在互通有無,而雙方更會以各自優勢產品的出口,來換得自己相對較不具生產優勢的產品,如此一來,透過貿易,就一定能彼此大大地互蒙其利。

當今,中國製造業(早期在台商協助下)快速地崛起後,同時也造成美國的製造業快速地外移,而此竟也不知不覺地改變了美中之間的比較優勢原則。現今,美國的製造業快速地萎縮其來有自:其一是美國已快速地失去價廉且優質的人工,而這種情形在1992年北美自由貿易協訂時就已確定,迄今,這種情勢更為惡化,故有新的北美自貿協訂的出現。其二,在美國許多製造業外移且萎縮後,她原有的許多生產鏈已被迫重組,且已呈現出不同幅度與程度的國際化;而其進行國際化的初衷不但在強化美國全球的競爭力,同時,也提供給美國消費者價廉又質優的產品,這種價值鏈的建立是長期、有系統、有組織、有評估的結果,它不會是川普民粹式的「美國第一」口號就能輕易地被打破、被扭轉。

由上述的說明可知,美中之間,在製造業上的比較利益原則,經由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大量引進外資及台資後,已由量變到質變。爾今,中國大陸在製造業的發展上所展現的優勢,幾乎是全面性的:不論是在傳統產業如家電、造船;或是在3C高科技產品如手機及資通訊產業等都有突出的表現。因此,美國市場雖然重要,但相對的,中國十多億人已快速進入小康社會的龐大市場卻是美國兵家必爭之地,為此,在許多製造業的領域來說,這競爭態勢與比較利益原則,中美雙方彼此優勢地位的互換,實已確立。

而在其他新興的高科技領域裡,美中兩國此一部分的比較利益原則目前尚不能確定,彼此都正集結人才、資金等重兵進行攻防中,為此,公平貿易或公平競爭及智財權的保護,自然是美方深切關心的重點,此一部分尚待美中雙方進一步的確認並達成協議,而在新協議與規則下,將是「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之勢。

爾今,讓人「意外」的是,美國的經濟,就比較利益原則來說,已另再呈現出「澳洲化」趨勢。這種情形,在這次美中達成的暫時性協議中,可以看到,在美方的強力要求下,中方同意,重新開始進口美國的農產品(如黃豆、小麥等)及石油、天然氣等產品。這些農礦產品是美國的比較利益優勢產品,殆無疑問。然,我們不禁要問,除礦砂外,其又何異於澳洲的情形呢?另,純就貿易戰來說,這次美國的黃豆生產過剩無法賣到中國,而呈爆棚的情形,這對川普政府來說,已造成很大的政治與經濟上的壓力,筆者之前就曾為文指出,黃豆爆棚的問題,將會是美中貿易戰是否會發生轉變的重要觀察點之一,現今看來,確是如此。

綜上所述,美中之間,在製造業、農業、石化產品上的中長期比較利益原則經過這一場貿易大戰的洗禮後,業已確定,為此,美中的貿易協議也必會完成。如同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所說:「太平洋很大,她可以容得下美中兩國」般,中國將正式登入世界經濟的強權之林。

惟如此一來,中國興起的再確認,也必將直接地壓縮到其他新興國家如越南、泰國乃至台灣及韓國在製造業上的進一步發展。

foto
作者: 單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