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櫻桃支付:新創想在台灣做金融業務確實辛苦

曾經被視為台灣之光、研發跨境匯款的新創業者櫻桃支付執行長湯化德11日表示,正在積極補件,希望能進入金融監理沙盒實驗,但他也坦言,台灣對金融業務一直是相對管制,新創或金融科技業者想要做匯兌或涉及銀行的業務「確實比較辛苦」。

湯化德表示,自己在2017年曾在新加坡待過三個月,他認為新加坡立法比較完整,其金融業務有非常多不同的執照,可依執照去做不同的項目,不見得是銀行把所有東西都做完,尤其在匯兌業務相關的方面,湯化德期待,透過監理沙盒實驗,2020年時可以見到台灣出現金融業務的分級執照,讓一些有競爭力的新創或金融科技業者可以進入這塊市場。

櫻桃支付主要經營跨境支付,強調不必實際資金移動,用創新的方式,讓甲地要支付的款項,用更低的成本、更快的方式在乙地就可領取;櫻桃支付在2017年入選新加坡最大創新育成加速器,同年金管會也邀請其去分享其發展現況,但在2018年8月櫻桃支付被檢調搜索,以涉及違反銀行法經營匯兌業務移送法辦。

櫻桃支付也因此向金管會申請進監理沙盒實驗,但去年底並沒有被核准,湯化德表示目前正在補件中,金管會希望限縮實驗的匯款對象與地區,櫻桃支付希望是聚焦在外籍移工及電商購物的跨境匯款,地區則是四大移工國家及大陸、日本。

雖然金融業務極薄利,但湯化德說,因為自己過去的經驗其實就在跨境電商,做了十幾年跨境電商業務,中間的金流就是必要的一部分,是因為過去的經驗,及累積的一些應該說比人家有一些競爭力,所以櫻桃支付選擇發展跨境匯兌。

註:圖說:櫻桃支付執行長湯化德。(彭禎伶/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