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中美金錢遊戲的「疫」情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依法美國財政部每年四月及十月都會發佈「國際經濟及外匯報告」(簡稱匯率報告)作為貿易報復名單。大國崛起後的纏鬥,中美貿易戰方興未艾,近又因疫情擴大磨擦,除美國眾議員提案及律師訴請,中國政府對新冠疫情的錯誤行為負責外,川普也指責世衛組織(WHO)偏向以中國為中心,可能停止捐款。這個月美國匯率報告即將出爐,我國央行固然捏一把汗,中國是否會被列入匯率操縱國?是否會有驚奇的結果?大家都拭目以待。

話要回到1944年,美國自布列登森林協議(Bretton Woods Agreements)後,將美元與黃金建立在一個固定比例,隨時得以美元向美國兌換黃金,類似金本位的固定匯率制,美元遂取代黃金,變成國際貿易中主要的交換媒介及儲備貨幣。美元變成了世界貨幣取得美元優勢地位,1973年協議在美國尼克遜總統手下瓦解,因美國讓美元貶值及停止美元兌黃金,美國義務消失,但優勢仍存迄今,這是「美元特權」,一朝一夕難以改變。

美元的優勢,由這次川普聯手國會通過兩兆美元COVID-19預算,毫不顧忌通膨可以看出。事實上從大宗商品買賣到國際金融交易清算,美元迄今仍是全球貿易計價結算、支付的主流,比重約40%,遠高於第二名的歐元近10個百分點,且世界各國為支應外貿所需的外匯儲備中美元平均占比達65%,而外匯交易中,用美元交易的比重平均更高達90%,有些國家又動用儲備美元投資美國公債,在印製美元減少債務負擔,並用通膨降低債務價值下,讓美國可以不斷印製鈔票。尤其在美國聯準會(Fed))今年3月祭出零利率,調降基準利率至0~0.25%,並啟動另一波量化寬鬆,又於4月9日加碼2.3兆救助計劃,所謂債多不愁,其實也是受惠美元霸權,也擴大國際金融體系缺陷。

美元特權,大夥看在眼裡。就在十一年前,2009/3/23周小川一篇「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文章引發美國的警覺,開始多方圍堵RMB乃至中國的企圖心。妙的是,該文一個字沒提美元,歐巴馬卻強烈反應;該文一個字沒提人民幣,人人皆知RMB有意在國際貨幣體系扮演角色。而當前國際情勢的種種,皆與此有關,平心而論,這是攸關美國國本的事,也是攸關中國未來發展重要的一棋。

周小川文章引用凱恩斯在1944年曾提出採用30種有代表性的商品作為定值基礎,建立國際貨幣單位「Bancor」的想法,倡議各國應合作創造一種與主權國家脫鉤且能保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以避免主權信用貨幣作為儲備貨幣的缺陷,並認為SDR(特別提款權)具有超主權儲備貨幣的特徵和潛力,可實現凱恩斯設想的國際貨幣單位,應成為是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理想目標。此篇文章無非在倡議揚棄美元,將會損害美國利益。

中國人民銀行想早日在全球主要央行之前,率先發行數位人民幣,外界就認為具有二項戰略意義,其一是就是要制定遊戲規則,形塑數位貨幣的話語權,讓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扮演重要角色;其二是持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及強化人民幣之國際地位。這也迫使美國聯準會(Fed))原不熱衷發行央行數位貨幣的態度轉變為積極面對,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爾也一改以往立場,在美國眾議院的聽證會表示,美國正在研究中央銀行數位貨幣發行(CBDC)的可行性。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The trade war is more than a trade war,貿易戰既不限於貿易戰,背後還有科技戰、國安戰、外交戰、金融戰等層面的布局,例如5G標準制定權的科技爭奪戰,以危及國安理由,要求其盟友國排除華為參與5G建設招標並限制供貨給華為。美對中貿易戰也由關稅打到貨幣戰,在2019年8月6日,美國財政部突然宣布將中國列為正式匯率操縱國。中國被列為觀察名單,是有些冤枉的,大陸有兩項標準不僅未達標,趨勢上還有改善,達標者則僅有「對美商品貿易順差」一項。不過國際貨幣基金(IMF)隨即在9日發布的年度對中國「第四條款磋商」(ArticleⅥ)報告明確指出,「估計結果顯示,人民銀行幾乎沒有進行外匯干預」。代表美國不按標準在做,背後的戰略原因呼之欲出。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行將出爐的四月份匯率報告,會給我們部分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