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陳冲:現行信託評比統計遭證券基金銷售而「膨風」

要評比安養信託推動實效,先清理統計範圍。現為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的前閣揆陳冲特別點出了當前的「盲點」指出,現行信託評比統計遭銷售證券基金而「膨風」,未來金管會推動信託2.0,應考慮將賣證券基金的金額扣除,不計入信託績效內,以免信託績效遭證券基金銷售混淆而「膨風」。

陳冲是在由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舉辦的「迎接安養信託新主張」研討會中提出建議。陳冲分析,銀行因歷史因素,將賣證券基金列為信託業務的占比太多,也因此欠缺推動正規信託的誘因。據統計截至109年6月底,累計辦理安養信託契約人數2.6萬人,累計信託財產本金新台幣297億元,平均每人交付信託金額約1百萬元,事實上成效不夠。

他還建議,要強化安養信託,極須跨業整合及結合「非金錢」信託,打破過往以「金錢為中心」的信託概念,不拘於財產管理,而將一些非金錢、非支付,而與信託本旨密切相關的安排或安養服務,也納入信託範疇,可參考國外經驗:「至少可透過『異業合作』,由信託業為安養信託人安排並代理簽約。」

在安養信託業務的推動上,不論是壽險公司或是壽險業務員的角色都非常重要。特別是對於壽險業務員,信託公會秘書長呂蕙容就建議,除了開放保險業可兼營信託業,此外,也可設立認證制度,如「高齡金融規劃顧問師」。對此呂蕙容深入分析,目前全台保險業務員有37萬人,他們對於保戶的健康狀況及家庭狀況都很了解,也許可從業務員培養信託人才,補足目前人力的問題。

呂蕙容並點出,信託業目前面臨的問題在於因為銀行偏重理財業務,對於人才缺乏培養,且信託部門的人一直輪調,導致沒有真正了解信託業務的人才,應減少或免除強制輪調的機制,並在分支機構設置信託專員。

陳冲對壽險公司的重要性指出,壽險業得透過人壽保險商品或保險業務人員,提供安養內容,例如訪視、送餐之日常或醫療照護等。他還強調,政府推動長照業務:「但卻並沒有包含信託照護,殊為可惜!」他建議衛福部與金管會應該可以合作,發揮安養信託的政策綜效。

另外對於設立「專營」信託公司,陳冲則認為,在有保險公司及醫院的金控公司集團設立信託公司,透過金控集團各子公司合作,可能是最有利的選項;而若是維持金融業兼營信託方式,他建議可在信託業法增列壽險業或信合社,得兼營信託業務,也可當作選項。

陳冲認為,以兼營信託方式的安養信託,因人力配置、資本使用及收益等考量,不容易有太大的改變,此時可以成立專營的信託公司來全面推動,但需要法規配套,才能提供非財產管理外的安養內容。

此次新世代金融基金會在研討會上也提出「一站式安養信託」的新方案,研討會中還邀請前玉山銀行董事長、前銀行局局長曾國烈、臺大法學院教授楊岳平等人。陳冲說明,安養信託新方案,是指規劃由單一機構或單位辦理安養信託,提供日常照護身心醫健及財產安全等一站式信託服務,除財產信託管理外,並能直接提供住、生活日常及醫療照護的安養內容。

而所謂的「一站式服務」,指包括全部安養內容由單一機構提供,或部分安養內容委由單一機構,以異業合作提供,但仍由該「單一機構」為安養信託人安排並代理簽約。

但目前銀行業安養信託的異業合作,是由安養信託人「自行」安排並簽約,銀行無法直接提供,至多也只是異業合作,提供異業合作單位的服務內容資訊,仍需由安養信託人費時費心,自行比較辦理,銀行無法提供一站式安養服務。

曾國烈則分析,目前安養信託的痛點主要包含三項:無法提供一站式安養服務、安養信託與身心障礙者家庭需求落差大、專業信託監察人不足,對此他支持一站式安養信託的構想,發展安養生態圈,及考慮讓提供住宿式服務的長照機構,依信託業法持成立兼營或專營的長照信託業;曾國烈還建議,可以發展「長照時間銀行」,每個人服務他人的時間可以累積,之後需要被服務時可以換取服務,形成先服務後被服務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