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航空機組員罷工影響廣大旅客 政府應明確規範預告期、依法協調仲裁、避免是非價值判斷

2016年國內爆發首次航空機組員罷工事件,導致122個航班停飛,影響近3萬旅客人次,而兩年多來,執政黨因為不願意觸碰工會抗爭這一敏感問題,一直延宕怠惰未做改善,以致這次機師工會竟然能在國人最重視的農曆春節發動突襲式罷工。經過兩次慘痛教訓,政府應該汲取教訓,儘速制定出有效的因應對策。

首先就是罷工最關鍵的預告期,航空運輸關係到廣大民眾行的權益,很多國家都訂有預告期,例如加拿大要提早17天預告、愛爾蘭14天、日本10天、英國7天、法國與南非2天。德國則要求如果要罷工,得先跟主管機關預告,讓民眾有所因應。行政與立法部門應仿效國外進步的作法,早日完備相關法律。

其次,業者依法向地方政府勞工局提出協調仲裁申請,但是地方政府居然有收件而無動作,顯然是規避責任,非常鄉愿的討好工會,很不足取。今後法律上應有強制地方政府做為的規定,否則無法解決問題,此次監察院介入調查行政疏失,矛頭應該對準失職的行政部門,而非該院所謂「輕忽機師及工會的權益」之價值判斷。

再者,政府可以出面協調,但不應以自我的價值判斷,強押一方讓步。例如鄭文燦說的:如果聽我的話就不會有罷工,以及林佳龍批評何煖軒說話太強硬,對一個談判中的上市公司來說,很不妥當,這形同幫勞工撐腰,讓資方代表完全失去談判籌碼,工會也越發有恃無恐,拼命加碼討糖吃。

另航空機組員工時的爭議,肇因於過去勞動部不敢得罪相關工會,硬是讓一般勞工的工時規定套在機組員,試想歐美長程線飛行都超過12個小時,應參照歐美及日本等民主成熟國家,把航空公司組員飛時及工時之管理,統籌由民航主管部門規定,俾能與國際接軌,確保組員疲勞管理與飛安,也能夠使我們本國籍航空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