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監院查稿費拿扁當標準 管中閔笑:我當然高一點

Foto

台大今(23)日召開校務會議,校長管中閔主動回應遴選與投稿媒體等爭議,並直說這段時間是人生最悲慘的時期,媒體每天都講不同的事情,消息都是不實指控與推測,唯有身歷其境才知道當中的可怕,他強調表達並非是要取得同情,「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而是相信時間會還其清白,但言行仍可看出積極爭取校內師生認同。

管中閔在校務會議以「台大校長遴選與風波」為題並發表專題報告,回顧過去一年多來的校長遴選爭議,管先將時間拉到前校長楊泮池宣布不續任的時期,當時校內便有老師多次詢問管,是否有意參加遴選,最初考量到自己在台大人脈不深,更不是台大校友,當選機會不高,幾經考量後才決定參加遴選。

管中閔說,當時曾有校務會議代表建議他,將治校理念報告寄給校內師生,但管堅持不拜票,要維持公正性,因此強調絕對不拉票,僅只發表並全力衝刺2017年11月29日的治校理念說明會、2017年12月10日舉行的遴選委員面談會、2017年12月19日由台大學生會舉辦的「校長給問嗎?」三場演講。

而到去年1月5日確定當選校長,並獲得前校長陳維昭來電,管說,「生命總是充滿意外,此後便進入我人生最悲慘的時期,媒體每天講不同的事情,身歷其境才知道當中的可怕。」

管中閔在會中一一回覆諸多爭議,首先在台哥大獨董方面,管說,擔任企業獨董,他並不是台大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人,但在部分媒體上,卻因此被經營成「壞人」,讓他難以理解,「作為上市公司獨董,對公司來說是重大訊息,媒體為了打另外一個人,把我綁在上面,一起陪打,讓我也上了頭版。」

「這件事情,學校知道、大眾知道、媒體知道」,至於為何沒有將獨董身分列在參與校長履歷上,管認為,作為被推薦人,他列出來的是與職位相當的資訊,呈現的是與校長職務相關的資歷,強調自己無從隱瞞。

另外至於外界指控抄襲學生論文,管中閔則說,學術倫理與學術名譽是他最在乎的部分,他所指導的博士生,曾在一篇文章回憶起管指導論文的做法:「如果要用在自己的文章裡,務必要轉化成自己的文字才能寫出」,管強調,他最在乎的是自己的學術名譽,相信身為老師都有如此信念,從事研究工作一定不能不走邪門歪道,於此他反問台下的台大教師:「這樣的指控,我相信你可以體會我的感受!」

至於到廈門大學兼課,管中閔則說邀請他的廈大學者,是在美國聖地牙哥大學的學弟,對於外界質疑他沒有按照規定請假、兼課等,「都是子虛烏有」,他不只都有按照規定請假,甚至在從事公職期間,去大陸平均只有4天,當時兩岸還沒有直航,扣掉前後兩天往返交通行程,在陸停留的時間最多只有2天,「我去的地方都不重複」,至於大陸大學掛上他的名字,「可能是要以壯軍威」,他從來不會主動去搜尋這方面的訊息,更強調赴陸從事的是單純的學術交流。

管中閔也提到投稿媒體社論爭議,他強調責任不在自己,在他進入政府單位服務前後,不只投稿都不具名,更沒有義務要投稿,媒體刊物也能夠自行決定是否刊登或何時刊登,但這件事情讓他收到監察院的彈劾書,經過細讀彈劾書後發現,當中3分之2的文章都不是管所寫,監察院更判斷不出來,於是監察院用自己的理由來認定出自管中閔之手,甚至還拿陳水扁的稿費來推論管的稿費多寡,也有媒體自行計算另外年終獎金,管笑說:「我的身價怎麼跟陳水扁總統比,我當然高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