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宗教活動延期 曾亞琪寫佛靜心自癒

Foto

儘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台灣重要宗教活動大甲媽、白沙屯媽遶境延期,當代藝術家曾亞琪以「寫佛」自我靜化與靜心,也轉譯自己對佛法的感悟。3月將在多納藝術舉辦的個展《波羅蜜多》,以當代的筆觸書寫佛像與靜物,也是疫情時代曾品琪的自我治癒與祈福。

曾亞品琪家中開書畫畫廊,自幼耳濡目染,復興美工畢業後又赴日本大阪藝術大學攻讀陶藝,並至紐約帕森設計學院攻讀平面設計。她的佛像一如日本文化中的「寫佛」,透過線條描繪佛像,以「書寫」佛像來達到淨化,在曾亞琪的佛像中,亦可見她以「畫布納須彌」的特性,將佛以單色顏料作為抽象的精神空間,再以寫意的線條進行佛、花或動植物的輪廓。

以畫布的色彩作為佛的形體空間,曾亞琪的佛像往往是留白的、虛空的,此外,她也以壓克力浮雕的方式呈現意象的佛陀造型,以一位當代修行者之姿,將藝術史中許多佛教藝術的美感與經典風格,重新以自己的審美詮釋,因此她的佛像既有著宗教藝術史中的圖像風格,又有其個人的簡化、變造。她的線描簡化意味著佛法精神的個人內化,她希望呈現的不是令人仰望崇拜的佛法,而是親近於生活、治癒自我的姿態。

在曾亞琪的壓克力繪畫作品中,她將畫布反過來畫,有時進一步沖洗來加強呈現歷經多年洗鍊的仿古痕跡。如《浮雕》系列作品,色彩浸染到粗麻的纖維裡面,造就壁畫般的畫面質地,單色的壓克力顏料簡單形塑出一尊尊簡化的佛像造形,一個簡單的圖標,如同某座失落石窟中的壁畫浮雕。

曾亞琪6歲時就面對親人離世,她表示:「一邊是親人死亡,一邊卻要繼續若無其事地上學,這種反差對我來說在當時非常強烈」,也因為她對世界缺失了安全感,「一直在尋找一條能讓創傷消失的路」因此她的創作便自然而然成為接觸佛法後的內心感觸流露。「苦是每個人都會經歷到的,進一步就是去思考我們怎麼解決這個困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