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川普提名大法官 引爆三大戰場

美國總統川普26日正式提名現年48歲的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以接替1周前病逝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提名公布後,參議院負責提名審核聽證會的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隨即表態,計畫在10月12日開啟聽證,10月22日舉行委員會投票。

雖然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26日尚未確認上述時間表,但從共和黨和白宮的協調程度來看,這基本上已經獲得黨內認可。換言之,參議院共和黨人很可能會趕在大選投票前舉行委員會和全院投票,之後再由川普任命。川普23日也已明確表示,他希望在11月3日大選日前任命大法官,以確保保守派主導的最高法院能針對爭議大選結果做出裁決。

共和黨在大選前突擊提名、甚至全院投票的做法,顯然民主黨非常憤怒。民主黨一致主張應等到明年新總統上台後,再推動相關議程。因此,接下來針對大法官的提名案,華府將出現3個戰場,兩黨黨爭也將進一步撕裂美國社會。

首先,大法官提名戰為參議院35個席位的改選增添變數,迫使尋求連任的參議員候選人和選民不得不考慮與大法官裁決相關的議題,比如墮胎合法性問題。這是提名戰牽動的第一個戰場。

此外,據國會研究服務處(CRS)的資料,自1975年以來,參議院審核並通過大法官提名所需時間平均都在70天左右,最快的一次是1993年金斯伯格的提名,僅花費43天。從川普提名開始,大選前僅僅剩下30多天的時間,加上國會尚有疫情救助案、政府開支案等法案待處理,參議院對川普提名人選的審核難免被指倉促。加上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身為審核委員會成員,必然會把握機會,阻撓委員會的投票。這就是第二個戰場。

第三個戰場則是,過去數月以來,川普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選戰主要圍繞新冠疫情、經濟困境、種族歧視、社會治安等話題,但都未能拉開彼此民調差距,而大法官的重要性,絲毫不亞於經濟和疫情因素。在選情乏力、民調落後的情況下,川普必然會透過提名年輕女性保守派大法官來為自己助選,鞏固基本盤的同時,力求擴大票源,尤其是那些反對墮胎權、支持擁槍權的中低層白人選民。拜登也希望借助反作用力,擴大自己的選民陣營,包括爭取更多溫和保守派的支持以及鼓勵更多自由派選民投票。

事實上,美國民意多數支持由選後的新總統提名大法官人選。在金斯伯格去世後的第3天,路透/益普索(Reuters/Ipsos)民調顯示,多數美國人反對川普和參議院共和黨人強推大法官人選的做法。62%美國成年人,包括半數共和黨人,支持大選結束後由新總統提名新的大法官人選。自由派人士對最高法院進一步右傾的擔憂加重,也會促使更多人投票。

美國廣播公司和《華盛頓郵報》25日公佈的民調也顯示,57%的美國人支持由大選勝出者提名新的大法官人選,只有38%的美國人支持由現任總統川普提名並由本屆參議院投票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