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2020年全球經濟將在低通膨環境下維持成長

2019年全球經濟深受地緣政治緊張局勢、貿易戰及製造業持續下滑影響。展望2020年,景順首席經濟學家祈連活博士(John Greenwood)預期,經濟在今年將在低通膨環境下溫和擴張,包括大陸及印度在內的主要新興經濟體仍將面臨一定挑戰。

儘管地緣政治及其他干擾因素對商業週期的破壞力有時可能會導致經濟陷入衰退,但祈連活博士強調,商業週期上升的驅動力主要為貨幣成長及私人企業強勁的資產負債表,這兩方面蓋過了其他負面因素。祈連活博士表示,未來一年市場或許仍會有很多關於經濟衰退或下滑的言論,但預期最終結果將與2019年所見大致相同,即是不會陷入衰退。

儘管過去一年,市場普遍錯誤地對美國衰退風險表示憂慮,事實上2019年第三季美國經濟仍有2.1%令人滿意的成長,祈連活博士認為,投資持續低迷、總統川普挑起貿易戰導致貿易放緩、加上英國脫歐及中東軍事衝突引發石油供應中斷等地緣政治風險,導致市場過度擔憂。

然而,祈連活博士提到,儘管存在上述憂慮,但美國私人企業資產負債表總體槓桿已大幅減少,債務佔GDP比重已從2008年第三季的296%降至2019年第二季的226%,進而推動私人企業債務佔GDP比率恢復至2001年水準。與此同時,通膨低檔且預期將於2020年保持溫和,這顯示美國聯準會(Fed)不大可能驟然緊縮貨幣政策。

此外,過去六個月期間,貨幣環境已大幅寬鬆,自2019年4月以來,M2的年化成長率已從約4%增加近一倍至8%左右。祈連活博士表示,之前當M2及M3成長持續六個月或以上,期間均伴隨著資產價格上漲,且此後GDP名義支出均有所加速。

祈連活博士表示,美國仍處於經濟週期中期,而不是後期階段。這意味著美國將出現自2009年以來連續11年,從2020年7月開始連續12年的經濟擴張,這是美國金融史上最長的擴張週期。

大陸方面,祈連活博士表示,除貿易摩擦以外,國內因素亦造成經濟活動受影響。自2017年以來,大陸政府去槓桿政策變為主調,自此,影子銀行業貸款遭到削減,銀行信貸擴張放緩,M2成長年減8%至9%,為40年來最低成長水準。儘管中國人民銀行多次象徵性下調利率及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但貨幣仍持續緊縮。

印度情況與大陸相似,國家2005年至2006年官方銀行業信貸成長平均逾31%,2007年至2008年M3成長達到最高水準,年化成長率為23%。然而,此後貨幣及信貸均經歷長期放緩,並於2019年底放緩至9.8%。自2016年起,公有銀行的不良貸款比率截至2019年3月底升至逾12%,而過去兩年,非銀行金融公司(影子銀行)大幅緊縮。

祈連活博士表示,與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已開發經濟體一樣,大陸及印度正經歷信貸緊縮,這同時影響了兩國正式及非正式(影子)的銀行體系,進而將導致兩國經濟成長及通膨於2020年顯著放緩。

祈連活博士指出,新興市場這兩大經濟體的放緩將不可避免地影響其他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商品需求及其相關的供應鏈。其他新興市場經濟體仍面臨威脅,尤其是受全球價值鏈及全球貿易影響最大的新興市場經濟體。

儘管2016年6月英國脫歐公投後帶來諸多經濟不確定因素,但受消費者支出成長的帶動,2019年英國經濟活動(包括工資及就業)仍較為強勁。不過,由於未來商業環境不甚明朗,最近幾季商業投資活動有所放緩。祈連活博士預期,英國保守黨近期取得下議院大多數議席應會減少私人企業的不確定因素,且英國實質GDP成長率應可恢復至較為正常的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