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北京驚現鼠疫 院方稱一切盡在掌握

Foto

北京朝陽區政府官網於12日晚間發出官方通報,2019年11月12日,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2人經專家會診,被診斷為肺鼠疫確診病例。目前,患者已在北京市朝陽區相關醫療機構得到妥善救治,相關防控措施已落實。

11月3號晚上十點,北京朝陽醫院急診科接診兩例,由內蒙來京就診患者,兩名患者於11月4號下午住進朝陽醫院負壓病房,其樣本經中國疾控中心檢測,11月12日中午確診為肺鼠疫病例。根據北京市政府和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內緊外松的工作主旨,要求所有開設發熱門診的醫療機構,重點篩查發熱門診就診患者,在11月3號至11月5號期間,有無在朝陽醫院急診科就診的經歷,如發現有上述就診經歷,並合併發熱,淋巴結腫大,咳嗽等症狀者,及時隔離、採集病例信息,及時上報至衛生健康委和疾控中心。同時,後續應重視發熱門診患者的疫區旅行史和患者來源,如遇內蒙古來京就醫發熱患者(尤其是錫林郭勒盟),或者過去十天內有內蒙古旅遊史的發熱患者,重點篩查有無淋巴結腫大、咳嗽等症狀。

11月12日晚,北京朝陽醫院相關負責人面對經濟觀察網記者的問詢,回復表示「沒有必要恐慌,一切盡在掌控中。」

該記者追問「 一切盡在掌控中」 是否意味著「兩名患者已經脫離生命危險」時,上述負責人表示:「患者目前已經不在朝陽醫院,轉去了別的醫院。具體情況請等待官方正式通知」,隨即掛斷電話。

鼠疫是由鼠疫耶爾森菌引起的自然疫源性疾病,通常在嚙齒動物之間流行,偶爾能引起人間流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甲類傳染病。北京不屬於鼠疫自然疫源地,但依然存在鼠疫輸入和傳播的風險。

鼠疫起病急、病程短、死亡率高、傳染性強、傳播迅速。特別是敗血性鼠疫和肺鼠疫,如果不加治療,病死率為30%-100%。鼠疫潛伏期較短,一般為1-6天,但個別病例可達8-9天。

二、鼠疫的傳播

1、傳染源:為感染動物和肺鼠疫患者,宿主動物常見有嚙齒類動物和野生食肉動物,如灰旱獺、紅旱獺、喜馬拉雅旱獺和長尾黃鼠等。

2、傳播途徑

(1)蚤叮咬的傳播方式為鼠-蚤-人,即跳蚤叮咬病鼠後再叮咬人,或剝取染疫旱獺皮或剝食其它染疫動物,此類傳播方式常引起腺鼠疫或敗血型鼠疫。

(2)人-人傳播方式,即健康者接觸患有肺鼠疫的病人後,經呼吸道吸入感染,此種方式感染的主要為肺鼠疫。

3、易感人群:人對鼠疫普遍易感。疫區從事野外工作的人或獵殺、剝食旱獺的獵人、牧民接觸染疫動物可能性大,感染的可能性高於一般人群。

三、臨床表現

主要的臨床類型包括腺鼠疫、肺鼠疫和敗血型鼠疫,其他類型鼠疫如皮膚鼠疫、腸鼠疫、扁桃體鼠疫等型比較少見。

(1)腺鼠疫:臨床表現主要是高熱、畏寒、伴惡心嘔吐、頭痛及四肢痛、顏面潮紅、結膜充血、皮膚黏膜出血點等。多表現為腹股溝淋巴結、腋下淋巴結和頸部淋巴結腫大,且發展迅速,多為單側,一周後淋巴結很快化膿破潰。

(2)肺鼠疫的臨床表現主要是起病急,畏寒高熱、頭痛胸痛、呼吸急促、嘴唇發紫、咳嗽、咳黏液或血性泡沫痰,常因心力衰竭、出血、休克而死亡。皮膚常呈黑紫色,因此被稱為黑死病。

(3)敗血症鼠疫的臨床表現主要是高熱寒戰、神志不清、昏迷,進而發生感染性休克、彌散性血管內凝血及廣泛皮膚出血和壞死等。

四、鼠疫預防治療

及時的抗生素治療可降低鼠疫的病死率。日常的預防措施主要是減少人被感染的蚤叮咬或者盡量減少暴露於肺鼠疫病人的可能性。

(1)避免到疫區旅遊或活動,避免接觸嚙齒動物(如:鼠類、旱獺);

(2)避免與患有鼠疫的病人密切接觸,與可能感染肺鼠疫的病人接觸時,盡量和病人保持1米以上的接觸距離,並帶口罩,勤洗手;

(3)採取必要的防跳蚤叮咬措施,使用驅蟲制劑,常用驅蚊劑一般都可以驅趕跳蚤;

(4)如果曾去過疫區,應持續2周自測體溫,如果突然出現發熱、寒戰、淋巴結疼痛、咳嗽、咳血或出血等任一症狀,應當立即就醫並告知醫生疫區旅行史,早期抗生素治療效果較好。

(5)與患有鼠疫的病人密切接觸的人員,應盡早預防用藥。可服用磺胺制劑,成人首次2g,其後4-6h服1g,一般連服5日。

北京多年開展鼠間疫情監測,鼠間未發現攜帶鼠疫耶爾森菌的情況。